Posted on

成都印刷:“內容為王”的紙媒APP能走多遠?

  成都印刷行業的紙媒App向來非常強調“內容為王”,在普通用戶可以在互聯網上隨便發表看法的自媒體時代,傳統媒體的話語權正在被顯著削弱,紙媒APP“內容為王”的思路正面臨巨大挑戰。

  App 是英文Application的簡稱,由于iPhone和安卓系統智能手機的流行,現在的APP多指第三方智能手機的應用程序。APP一方面可以積聚各種不同類型的網絡受眾,另一方面借助APP平臺獲取流量,其中包括大眾流量和定向流量,所以一直以來被國內媒體大亨看重。據國內媒體統計,成都印刷紙媒APP“隨機10條新聞中的原創條數”平均值為7.04;網絡媒體的APP新聞來源的原創性比率大大降低,平均只有2.45條。

  目前,我們已經進入到移動互聯網時代,許多用戶每天早上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情是用自己的手機打開微博-因為在微博上已經有豐富的新聞信息(比如今世緣彩印實時發布的成都印刷報價信息),相比之下,許多紙媒App使用頻率卻不高。在競爭激烈的App市場,大部分紙媒App往往都面臨一個尷尬處—-即用戶剛下載時有一陣熱度,但是之后就很少有人持續去點擊,用戶活躍度很低。

  成都印刷紙媒上網的現實是,直接上網的紙媒內容有著跟紙媒呈現完全不同的命運,比如容器變了,縱然水還是水,飲者的感受全然不同。很多報紙和雜志的電子版,按照這個思路,胡亂弄個PDF版,結果發現還不如沒有。現在,紙媒APP好像面臨的是同樣的問題,個人終端的時代,紙媒發布者往往被時代驅趕著向前走,至于做的效果如何,已經無暇顧及了。

  成都印刷行業的紙媒價值不應該僅僅是內容的價值,還應該是服務的價值,包括App客戶端的體驗,應該是更好的服務,大部分媒體還是過于注重內容上的價值。仔細分析,紙媒和網絡、個人終端作為內容的載體,其實有著質的差別。從某種角度看,載體變化的意義和餐飲有諸多相通之處。除了上邊提到的容器之變,還有環境的問題,紙媒、網絡、個人終端的受眾接受信息的環境已經發生了徹底的改變。紙媒捧在手上,紙媒的內容是唯一的對象;網絡上的受眾,鼠標一點,面對的是所有網上的信息;而個人終端的時代,受眾帶著個人終端出入各種環境,除了網絡上的信息,其所在的周邊環境也是其重要信息來源。

  外部環境的變化,對內容的呈現也提出了完全不同的要求。最早的紙媒當然是文字為主,后來圖片至上,這些“內容為王”的紙媒現在呢?還用餐飲來做比喻,即便同樣是一根茄子,你可以是最簡單的煮茄子,也可以是魚香茄子,還可以像賈府那樣把茄子燒出別的味兒來,而不同的環境、心境,對食物的選擇顯然是不同的。總而言之,個人終端時代,APP完全不是有些紙媒發布者想的那么簡單。

  為今之計,現實或者有些殘酷。APP的操作者或者并非是原來紙媒時代的那些處于附屬地位的美工、設計師等,他們顯然需要的是另外的技能,更綜合的應對同類內容、網絡上的其他信息、實際環境的影響等更為綜合的“干擾”,在諸多需要考慮的事情當中,內容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—或者就是那根剛進廚房的茄子。這根進了廚房的茄子最終會面臨什么樣的命運,完全取決于餐廳的定位、環境、服務、廚師、文化、品牌等等。

  在這個變化中,很不幸的,原來紙媒發布者的那一套幾乎完全失效了,起碼是部分失效。對大多數紙媒來說,他們顯然需要的另外一群跟他們完全不同的人,他們要走上前臺,占據昔日那些紙媒主編、主筆、策劃總監、編輯總監、美術總監的地位,而原來的那些紙媒大佬們統統兩鬢斑白地站在身后,無限依戀、又不得不如此地,揮手,揮手。

  沒錯,這是個委婉的說法。更真實的情形是,雖然在APP商城輸入“報”或“報紙”,在成都印刷的華西都市報下載排名已經躍居第4位,但APP個人終端的時代,也是紙媒的黃昏,APP對紙媒大佬們縱有深情,依然決絕地揮手,揮手。

  閱讀完上文,以“內容為王”的紙媒APP能走多遠?你我心中已都有答案。不過,其對于成都彩印業的影響是微乎其微的。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